小勐拉新葡京公司 首页 公司新闻 查看内容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西双版纳游记之野人谷舞蹈86%

2017-9-16 14: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2| 评论: 0|原作者: 新葡京|来自: 新葡京

    西双版纳“野人谷”美景总是让人难以忘怀,然而它最具特色的舞蹈表演更加的让人怀恋。
    我们走在这最原始的森林里,沿着柔软而起伏跌宕的小道,来到位于此景点最里面的一座简易的木制舞台前。只见舞台侧对大门,正对溪流和莽苍的丛林,那里,一股股湿漉漉的气息在树叶枝条之间穿梭,一群佤族男女正站在木头制作的舞台上,热情地迎接游客。
    站在我们面前的是十几个佤族青年,男性居多女性只有四个。定睛一看,男子相貌俊朗肢体匀称,半裸着身子,腰间肆意中流露出洒脱的遮羞布,满头黑发长及腰身,甚是惹眼。而女的皮肤有些黝黑,身材却无比美妙性感,在她们的目光中流露出一股健康自然的野性之美。我们几个人被他们安排坐在舞台最前面的凳子上,在舞台两个边,放着两只里面凿空的木鼓,两个肩宽腰细的男子持鼓棒站在鼓后,其余男女则在领舞人的一声刚猛吆喝后,手持标枪,呼啦啦跳到舞台正中,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他们的第一个节目是“剽牛舞”根据佤族人在大型的祭祀活动中的剽牛创作而来。剽牛是他们生生命和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残忍、文明不文明没有关系。
    十几个佤族年轻人所跳的剽牛舞,极为朴拙,接近原始的剽牛活动,与学院派经过加工、改造、提炼和无数次排练后形成的舞蹈不一样,他们的舞蹈更加的令人血脉喷张,让人产生最原始的冲动。我们睁大着双眼,嘴巴早成了“O”型,难以置信在这不大的舞台上竟能看到如此粗犷而又让人热血沸腾的原生态舞蹈,匪夷所思,这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我旁边一个80后的小伙早已涨红了脸嗷嗷嗷的叫了起来,这是激动人心的舞蹈,这是令人疯狂的舞蹈。
    剽牛程序并不复杂,却能让人们在这种活动中感到无比刺激。祭祀活动这天,佤族人和无数游客汇集在佤族村寨有的搞野炊,有的约好三朋四友在一边闲聊,有的载歌载舞。佤族美女则打扮一新,结队出现在剽牛场外面,为剽牛活动增添了一抹抹温婉、曼妙的女性之美。剽牛场的中央一截粗大的木桩伫立着,那是一根粗大的牛角叉,上面绑着一头水牛。
    一阵铓锣敲打后,手持梭镖的男子冲进场,对准水牛前腿肋骨间的部位猛刺,一次不中接着再来,直到锋利的梭镖铁尖深深地刺进水牛的身体,刺中心脏的水牛轰然倒地为止。牛死后,人们割下它的头,由巫师背着,一番传统舞蹈过后,在巫师的带领下,将牛头送到司岗里,于是又是一番动人心魄的歌舞,剽牛活动更是达到最高潮。
    眼下,这帮从佤族人中挑选出来的舞者,演绎的正是剽牛活动的高潮部分“剽牛”,煞是热闹,表演也极为到位。只是一个消瘦的小伙子看起来很生疏,表演都快结束了,都还没进入角色,从他腼腆的神色和僵硬的肢体来看,应该是刚练习不久的新手,这种扭扭捏捏有些搭不上节奏的表演,让我们忍俊不禁大笑了起来,这或许也是一种另类的享受吧。
    他们的第二个节目是群舞《阿瓦人民唱新歌》。这是一首曾经流行于上个世纪各个舞蹈团体的保留节目。看着这个舞蹈,听着他们用不标准的汉语唱着这首曾经红极一时的歌曲,我们的思绪似乎回到了那个疯狂的年代,那个对领袖充满无比崇拜欲望的年代。
    舞蹈表演结束后,我们走到舞台最靠里的一端,看到两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这是旅游项目之一,即亲眼目睹佤族女人的生活细节,其中之一就是裸浴。刚才进来时,我还以为是当地旅游部门对游客的忽悠,现在见到实有其景,也是惊叹他们大胆的人体艺术表演。这种原始、质朴、自然的裸体呈现丝毫不逊于美院的模特,可惜我不是妙手丹青,用相机记录又似乎太过不雅,赞叹之余只有悻悻离去。
    中国人崇尚内敛、含蓄,不喜欢暴露,即便对自己身子,都极力藏掖,不敢裸露。但中国人中的少数民族,却要开放得多,我所见过的少数民族,大多能正视自己的身体,尽管不一定达到了极高的审美水准,但总比自诩很当代其实很封建的许多汉族文明人要开化要潇洒得多。那种人体自然浑圆凹凸有致的美,让人有些hold不住,就不能再叙述了。尽管如此,她们遵守着旅游部门与她们的契约,裸身站在溪水里,努力展示着她们的肉体,勇气可嘉。这自然也是人体艺术,更是极为真实的美,并与天光地气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在舞台下面,还有一个旅游项目,就是生吃肉块。一个几乎浑身赤裸的年轻男子将一只木碗递给我,里面盛着近似酱油的液体,液体里放着几块生肉。他示意我吃下,意思是说非常美味,这在当地的风俗里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才能享受如此款待,健康的牛、健康的肉我热情的眼神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我伸手从木碗里抓出一块血淋淋的肉块,心一横放到了嘴里,顿时一股说不出道不明有些腥还有些鲜的味道在口里纠缠不清,我一口吞了下去,顿时有一种想呕的感觉从胃里传出,这种原始的饮食文化,一般人切不可轻易尝试。
    几缕又软又红的阳光通过密林的罅隙,落到了眼前,角度很小,我便知道一个下午的狂欢该结束了。走下舞台,沿着刚才那条密林的青草小路,我们朝外面走了去。在拐过一道湾,走上一块突出的坡道时,我回头看到那十几个年轻舞者和两个裸浴的女人,整齐地站在舞台上,表情丰富的与我们挥手作别。别了我的佤族同胞,你们用最原始的舞蹈诠释了生命的真谛,用最质朴的热情接待来来往往的人。这座山,这片莽林,这里的人将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不久的将来我还会回来看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3 12:53 , Processed in 0.144532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